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365体育官方中文版ios

晚明书家性情变化和书风嬗变的现代心理分析

[提要]

对于心理变化对书法创作的影响,关注当代许多问题还不好定位,关注历史则有许多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尤其是对于心理变化比较强烈的历史时期,心理剧变与艺术创造力的提升二者之间的关系则显得更加直接明了。晚明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时代,在这一时期,由于受到思想领域、文艺思潮和社会变革等的影响,书法艺术风格发生了重大变化,以徐渭为首,有张瑞图、倪元璐和王铎等人积极参与的浪漫主义书法艺术思潮席卷了整个晚明。无独有偶,这四位书法家在社会的急剧变化中,个人性情和心理也发生了重要转变,结合现代心理学分析,我们发现,他们的这些变化在现代心理学上都能找到合理而充分的解释。

(一)、王觉斯的线条之美:原始的本能效应(力比多)升华为艺术的发泄

  欣赏者对于线条的关注往往是最直接的,而这样的关注主要取决于创作者制造的线条中是否有美的因素。除了基本的笔墨效果外,书法作品中最能打动欣赏者的应该是线条中所包含的创作者的人文情怀和特殊的情感经历。几乎所有关注过晚明书法的人都会被王铎的“魔鬼”线条所吸引,我们把王铎的美学称为“魔鬼美学”,“它表现了在这个‘天崩地坼’的时代,一个天才,对艺术史的反思。对我国艺术史上的高潮,他的向往是那样热烈,他的追求是那样执着,像魔鬼的舞蹈一样,闪耀着火与血。”[1]王铎作品中线条的内敛之气和动人心魄的跌宕感,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他丰厚的传统功力与人生的巨大痛苦相互碰撞所产生的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在上书参劾兵部尚书杨嗣昌而险遭廷杖的政治遭遇之后,他选择了沉默,在不得已降清而遭受国民唾骂之后,他选择了更大的沉默,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王铎在个体生命上是在深深的沉默中悄寂死去,然而,在艺术追求上,他在沉默中把所有的冲动都狂野地爆发出来,在他的笔下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臆临”之作,他把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作品没头没尾地在高堂大轴上首尾相连一口气写出来,还美其名曰临写。他实际上是在向往和追求“似散不散,似乱不乱,左之右之,颠之倒之” [2]的艺术新境界。王铎不是酒醉后的精神癫狂,他亦真亦幻的创作精神和状态让我们听到了一个欲哭无泪、欲喊无声的政治失败士人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弗洛伊德认为,文明和文化的进步依赖于力比多的升华。“如果力比多发泄的直接与原始的方式是被社会赞许的、高尚的间接方式所代替,就称为升华。”[3]王铎寄予了性情变化的线条之美,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书法是创作者多重性格的合力展现,这种合力的展现需要一定的生活和情感积累。当人生面临巨大的痛苦与失意时,原始的本能就要冲破束缚而进行全新的张扬,张扬的途径很多,但只有上升到艺术创作的高度才能把这种本能反应升华到极致。王铎在救国无力投降无理的痛苦与屈辱中默默的进行艺术积累与创想,他把自己的心脉锻造成线条的灵动与跌宕,风行雨霰,神鬼莫测,然而,我们却从中很容易地读到了饱含无限心酸与苦楚的懦弱才子欲哭无泪的情感倾诉。“由于王铎的人生际遇,也许只有像‘连绵草’那种极具个性张扬和表现力的书法形式,才能彻底反映出王氏本人沦为贰臣的复杂心情,才能很好的通过笔墨解释他在入清后虽身居高位却不为世所重乃至遭人鄙夷的双重心态。”[4]这就是升华的力量,是在艺术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的情感总爆发,在追溯到现代心理学的时候,我们为其找到了最好的称谓注脚——力比多的升华。

(二)、张瑞图的审美理想:抑郁质人格特质对书法创作的巨大影响

  现代心理学认为,欣赏者的审美理想和审美水准主要取决于欣赏者原有的审美素养和经验积累,这在心理学上叫做早期经验或心理期待。这用在创作者身上也是适合的,创作者审美想象的原始基点直接决定了其创作水平,而这种审美想象的原始积累又离不开作者本人的丰富经历和心态变化,这种变化往往导致的是创作者性情的变化,继而引发书风的嬗变。张瑞图书法创作中所出现的线条的横撑挣折和结体欲要宽博而又略显拘谨的特征,充分表现了他内心充满激烈的矛盾冲突和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静静忍受而又苦命挣扎的特点。“他用笔一意横撑,有折无转,圆处皆作方势;少含蓄静穆之意,字里行间似有无数痛苦;点画起伏,奋力挣扎,发出令人心动的悲怆和哀号。”[5]公元1628年,已经致仕的张瑞图因曾为魏忠贤题写生词碑文而被捕入狱,在狱中三年,他的性情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开始沉默并充分暴露自己抑郁质的人格特质,自1631年回归乡里以后,他就“学禅定而求安心之道,寄兴诗文书画度过余生”。[6]在家乡隐居的十年是他一生中最安静但也是最屈辱的时光,“他无法平衡的心理与极度的矛盾,表现出来的气势逼人,了无含蓄,正是他痛苦的、悔恨的心绪的反映,给人一种紧张、逼人的艺术感受与强烈的艺术震撼力,同时也构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与书法语言。”[7]就是在抑郁质人格特质充分展现的时候,张瑞图开始了他对书法的创新与发展,应该来说,在他的书法创作中,他十分深情地做到了艺术与人格的完美融合。这种融合的突出表现就是他在艺术追求上的一系列潜质都在引导着他抑郁质的人格特质走向他的艺术理想,而抑郁质人格特质又在不断提升着他的艺术品格。张瑞图在书法创作中的传统情结和古典情怀让他在浪漫中多了一丝谨慎,尤其是精神人格变化扭曲之后,这样的传统功力和情结便把他的狂野收回一些,他的书法作品表现出的是传统功力、古典情怀、浪漫性情和抑郁特质四位一体综合形成的审美理想,这让他自觉地在现实层面构建起自己的书法理想。

(三)、倪元璐的历史责任感:社会角色意识和对社会气氛的强烈感受在书法创作中的的重要价值

  我们说,书法作品中的历史责任感主要表现为创作者把对国家命运的感慨与无限渴望寄寓到书法创作中所引发的艺术直觉。晚明士子中把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紧密联系的不乏其人,但倪元璐属于其中的极致。崇祯初年他就曾抗疏魏忠贤遗党,后来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他闻听信息也在家乡上虞自缢而死。这是一个把忠君爱国看做人生第一等大事的人,他又把这样的情怀融入到书法创作中,所以,他的作品中才充满了紧促焦渴的苍茫感。“晚明书家身处政局动荡的乱世,社会崩溃的预感在他们心中引起了强烈的焦渴,温、良、恭、俭、让和不激不厉的书风再也无法掩饰他们内心的不安和变态。所以,倪元璐的作品中紧促的结构、焦渴的笔触,似乎可以看做他心理情绪的真实写照。”[8]倪元璐在晚明的剧烈社会变革中所标立起来的狂狷人格使他把自己的社会角色看得很重,这种社会责任意识和当时社会动荡所导致的无法实现自己的责任意识之间的矛盾大大影响了他的创作。

  人格心理学认为,周围环境的许多因素都在影响个体行为,其中包括社会角色意识和对社会气氛的感受。社会角色意识是指个体对自己所担任的社会角色的总体感受和认识,这样的感受和认识有时是超乎现实而作为一种理想存在的,但这样的理想却大大影响了主体的思想和行为。在书法创作中,正是因为这种理想的存在和无法实现理想所引起的内心震动才引发了书法家新的创作理念和动机。对社会气氛的感受是指“个体在某社会环境中感受到的紧张、压力、友谊或敌意程度”。[9]倪元璐身处在那个分崩离析动荡不安的时代,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激发了他内心的冲动,冲动与失意的撞击产生了强烈的情感,按照佛洛尹德力比多升华的理论,倪元璐是把个人情感的张扬表现在书法创新上,“倪鸿宝书,一笔不肯学古人,只欲自出新意,锋棱四露,仄逼复叠,见者惊叫奇绝。方之历代书家,真天开丛蚕一线矣。”[10]倪元璐因此而把作品写得生辣朴茂,遒劲爽健,行笔纵横捭阖,波澜翻腾,用墨忽浓忽枯,云烟四起,节奏轻重缓急,对比鲜明,于传统中能出新意,可谓达到了逸宕奇变的美妙境界。

(四)、徐渭的时代悲情:神经质创作状态的文化标准和心理标准

  书法创作中出现的一些惊世骇俗的美的特质往往要透过作品的外在表现比如线条或者作品的第一层内涵比如审美理想等,进而考察作者所生活的时代的特点和作者在那样的时代所遭受到的文化冲击。我们说,徐渭就是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彻头彻尾的神经质,一生的苦难经历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像正常人一样,“苦难和不幸在他的身上留下巨创,但他有坚强的毅力。如同遭受雷击的大树,在焦黑的枝干之间重又布满苍郁的浓阴。这就是他的诗、画、戏曲和书法的创作。”[11]除了人生苦难以外,时代的变化和思想界的大地震也促使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人生的丕变,“这一时期禅宗思想十分流行,又是泰州学派的发展时期,从哲学到文学艺术,都表现出强烈的个性解放思潮,一大批艺术家重个性、重独创、重主体情感的抒发,使明初崇尚的程朱理学和明前后七子提倡的拟古主义都遭到批判。”[12]徐渭作品中所表现出的癫狂与冲突感让人体味到了他所处时代的矛盾冲突与转折变化。剧烈的社会意识形态冲突和思想的活跃让徐渭成为一个夹缝中的人,再加上他悲惨的人生经历,使他一直在痛苦中挣扎,时代悲情最终导致了他神经质创作状态的出现,他在这样的状态中创作出的作品便带有很强的艺术表现力和人性渗透感。

  德国心理学家霍妮提出了对神经症的双重衡量标准:文化标准和心理标准。霍妮认为,社会文化因素是引发人的心理行为的决定因素,“她认为一个人的心理行为正常与否,要视其文化背景,在某个文化背景下被看做正常的心理行为,在另一个文化背景下也许是反常的。即使在相同的文化背景下,随着时代的变迁,某一时代被认为正常的心理行为模式,在另一个时代也许是反常的。”[13]是时代逼反了徐渭的艺术品格,但也是时代成就了徐渭的艺术品格。或许换一个时代,徐渭就不会成为神经质,然而就是那样一个社会文化剧烈变化的时代让后世知道了曾经有一个疯子叫徐渭,他的作品笔墨纵横,气势奔放,在点画狼藉、墨色浓枯的反差对比中表现出强烈的节奏感,饱含了他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在艺术表现上的深情回应。心理标准是指神经症共有的心理因素是焦虑和对抗焦虑而来的防御机制。徐渭在心理上的焦虑并不仅仅是对自身遭遇的反应,更主要的是面对那样一个思想和文化大解放的时代,他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对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有了不知其何去何从的茫然与焦虑,在这样的茫然和焦虑中他从心灵深处产生出一种自觉对抗焦虑的主体意识,这样的意识在现实层面又加重了他的焦虑感觉。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社会文化和心理标准其实都是以徐渭所生活的时代背景为参照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徐渭的作品中便饱含了一种时代悲情,一种与时代的变化相呼应而飞跃前进的浪漫激情。

  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研究晚明浪漫主义诸子的性情变化和书风嬗变,这是对于书法史学研究的一个新动向。这样的研究能让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从灵魂深处解剖书法史上的亮点,从而引发对于当代书家创作的思考。在这样的思考之后,当代书法创作才会在痛定思痛的历史反思之后寻找出全新的创作途径,从而全面引发书家的心理剧变和创造力的实现。

注释:

[1]韩玉涛.书论十讲[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7年3月第1版第203页.

[2]文丹第九十五则.拟山园选集卷八十二.崇祯刻本.

[3][9][13]郑雪.人格心理学[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第61、236、97页.

[4]万新华.浪漫主义的余韵——南京博物院藏清初书法选.郑州:东方艺术?书法[J].2005.(3).

[5][8]李宗玮.悟对书艺[M].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7年6月第1版第373、383页.

[6][12]黄惇.中国书法史?元明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2年11月第2版第344、335页。

[7]吴调公 王恺.自在、自娱、自新、自忏——晚明文人心态[M].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1998年9月第1版第29页.

[10]崔尔平.明清书法论文选[C].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版第411页.

[11]明?徐朔方.晚明曲家年谱第二卷?徐渭年谱?引论[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3年12月版.

参考文献:

1、历代书法论文选[C].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

2、李宗玮.悟对书艺[M].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7年6月第1版.

3、黄惇.中国书法史?元明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2年1月第2版.

4、韩玉涛.书论十讲[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7年3月第1版.

5、彭聃龄.普通心理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3月第3版.

6、郑雪.人格心理学[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

7、金盛华.社会心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10月第1版.

8、[美]J.M.Burger.人格心理学[M].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0年版.


书协简介

更多>>

为深入贯彻党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进一步落实中共山东省委、省政府关于经济文化强省建设的发展战略要求,促进我省书法教育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山东省教育厅决定组建365直播体育为什么看不了_365体育官方中文版ios_365体育彩票app。2012年10月17日,365直播体育为什么看不了_365体育官方中文版ios_365体育彩票app在济南成立,365直播体育为什么看不了_365体育官方中文版ios_365体育彩票app首届会员书法作品展同时在山东省美术馆展出共展出书法精品150余件。

人物专访

更多>>
  • 欧阳中石

    想要找到86岁的欧阳中石还真是费事。他在家的时候,...

  • 赵长青

    人都有梦。而我的梦,总是和书法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 刘海生

     对于书法,各位书家有不同的体会和解读。近日与着...

  • 李刚田

    李刚田谦逊、坦率,话语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

  • 曾来德

    “汉字书法的兴衰与中国文化的命运”讲座13日在北京...

  • 言恭达

    近年来,书法热重新回归社会。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后台管理